草长莺飞

作为一个未来的艺术工作者,我总是替我的未来担忧。我向往着纸醉金迷的都市生活,希望能够通过我的才华与努力在一座冷漠的水泥森林中占据一席之地。但又看到了前辈们深入基层,以艺术创作的形式为弱势群体立像作诗。我屈服于物质但又震撼于灵魂。这并不是一个比哈姆雷特那个探讨生死的神奇命题更难的问题,可我又不知从何下手。那种一步错步步错,从属于没有干劲的中老年人群的特质,此刻在我的身上显露无疑。

评论

热度(2)